清末的法师_第3章 这一届祖宗太难带了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3章 这一届祖宗太难带了 (第1/3页)

  赵忠义还没什么表示,刘宝贵却眼睛一亮:“你能解决这事儿?俺不信!”

  小样,还用上了激将法。

  赵传薪呵呵一笑:“不管信不信,起码有这个可能,就值一碗面片吧?”

  反将回去。

  刘宝贵一琢磨,还真是这个道理。

  他一挽袖子,开始削面。

  赵传薪伸脑袋看了一眼,说道:“多放点白菜和葱花。”

  刘宝贵又开始翻白眼。

  小食担一头是灶,一头是工具和食材。那灶的煤火正旺,片刻就煮好了。

  赵传薪稀里哗啦的开吃。

  以前,他不怎么吃面食的。现在,只觉得原来面片也可以这么美味。

  属实饿急眼了。

  其实没多少油水,那面汤里连点油花都欠奉,但饿了哪管得了这些?

  一碗很快下肚,他一扬碗:“再来!”

  却被刘宝贵拎着勺子给挡住:“你先说,怎么解决这事儿?俺兄弟遇上的麻烦可不小,那钻天翻子虽然才刚刚起局建绺子,但他和占中花是拜把子兄弟,占中花手下几十号兄弟,手里有的是新洋枪,子弹跟不要钱似的打,连官府都不敢动他。”

  无论是钻天翻子,还是占中花,都是绿林里的绰号。行走江湖,大家都不愿意用真名,一方面是避免麻烦,防止追根溯源牵连亲人,另外就是名号比名字要响亮容易让人记住。

  却是赵传薪把碗往前一送:“先满上,我边吃边说。”

  刘宝贵将信将疑,一咬牙,左右不过两碗面片。

  盛满了,赵传薪继续吃。

  第二碗见底儿,这才放下碗,打了个满足的饱嗝。

  “这件事要解决起来不难。”他好整以暇道:“我给你们分析一下。

  首先,钻天翻子才刚起局,手下的人马不多。这也是当时赵忠义插手他作恶,没有当场翻脸的原因。但是,他虽然和占中花拜把子,可不能总是拿别人名号给自己长威风,所以他丢了面子,必然会来找忠义麻烦立威。

  去报官,官府看占中花的面子上,不敢和钻天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