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末的法师_第786章 老登藏的死死的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786章 老登藏的死死的 (第1/3页)

  原本演练中是留有余量的,防备万一遇到最糟糕的情况。

  当真实施起来,抗捐队伍果然做到了游刃有余。

  齐振鹭和于成林率众赶到城东,看见了门口牵马等待的陆富基等人。

  双方会师,齐振鹭惊奇道:“哪来的马匹?”

  有种出门有人帮叫了滴滴的欣慰。

  陆富基长话短说,将小先生算计告知。

  齐振鹭和于成林连声惊呼。

  这也太神了!

  一石数鸟,环环相扣,不愧是赵传薪的大弟子!

  “小先生呢?”

  “小先生让咱们先走,他要带走些念想。”

  “王佐才和张傅林二人,可捉到了?”

  “捉到了,不过留在城中,有咱们哥老会的兄弟把守,小先生说他们还有个妙用。”

  待出了城,重要成员上马疾驰,余者混入百姓群中兔脱。

  等到了永昌区,齐振鹭、于成林、陆富基等人和李飞虎相会。

  四人聚齐一合计:“好,竟然如此顺利,未折损一人!”

  原本历史上,哥四个就惨多了,李飞虎和于成林被当场打死,剩余两人如同丧家之犬。

  让四人心惊那位小先生,年纪不大,心思怎就如此缜密,实在匪夷所思。

  但于成林还有一事不明:“刘艾,之前你为何放了梅树楠?他还没有同意免三倍花税。”

  刘艾双手掐腰,阴柔的笑了笑:“小先生说,你们所为者无非抗捐免税。即便当场胁迫梅树楠答应,事后他若出尔反尔,咱们做的也不过是无用功。还不如让他心生恐惧,让他自己琢磨去。”

  几人思考,还真就是这么回事。

  他们做事,靠的是自诩正义、和一腔热血。

  如果事前本杰明·戈德伯格还要教他们怎么说话,怕是反而惹得他们不快,难道连张嘴都需要指点吗?故意在梅树楠以为拿捏住于成林、众人词穷时,刘艾再突然开口给出致命一击……

  还是小先生思虑周全。

  众人心里有多了几分佩服。

  刘艾又说:“想要获得最终胜利,我们还需要做好一件事。”

  四人齐声问:“什么事?”

  “躲起来,藏好了,不被梅树楠抓住!”刘艾得意洋洋。“只要没抓住组织者,梅树楠便寝食难安,因为我把话撂在那,以后还有第二次第三次……”

  四人琢磨,果然如此,都兴奋起来,觉得他们今天做的一切被赋予了一种叫“希望”的光环。

  齐振鹭说:“我没有露面,就不必躲藏吧?”

  刘艾意味深长的对他说:“你家后院外的小道,一里外有一棵老榆树。老榆树后面的石板下,藏着点东西。当伱遇到危险,可以顺路取了。”

  齐振鹭哂然:“若是没危险,就不必取了?”

  “没危险,下面也不会放东西,反正是小先生说的。”

  有点意思。

  齐振鹭回家,于成林、陆富基和李飞虎,因为露了脸,他们则外出避难。

  王改名和白羊,正跟着本杰明·戈德伯格在城西南角的武器库和弹药厂外。

  本杰明·戈德伯格取出迷魂灯,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王改名和白羊震惊的看着,干燥的空气,忽然变得湿润,乳白色的雾气诡秘地浮动。

  分明土里土气的建筑,立刻有了几分仙宫的味道,每一团神秘的雾气后,都像是随时能跳出来个赤脚大仙。

  太干燥是一种难受的体验,王改名和白羊贪婪的呼吸着雾气,被润湿的鼻腔,呼吸前所未有的舒畅。

  本杰明·戈德伯格看着陶醉的两人,提醒道:“收了那死出,待会儿这样就真的吸-毒了。”

  “小先生何出此言?”

  “别问,跟紧我,用这条湿毛巾堵住口鼻。”

  他自己却戴上了曾在船上和赵传薪做的简易防毒面罩。

  提着迷魂灯往里走,本杰明·戈德伯格所经之处雾气自动散开,让出一条狭隘的通道。

  王改名和白羊捂着口鼻,鬼祟的左右打量,听见了几声“噗通”。

  那是倒地的兵丁。

  两人诧异对望。

  都明白过来,雾里有毒!

  想通此节,两人冷汗涔涔,亏得刚刚他们还迷醉的吸了不少。

  他们却不知,迷魂灯到了本杰明·戈德伯格手中,因为掌握了咒语的奥秘,比他师父更能发挥出迷魂灯的实力。

  可以分门别类储存雾气,有单纯的水汽,也有毒雾和易燃物、藤壶胶等等。毒雾,又分麻醉型和剧毒型,此时用的是麻醉型毒雾……

  迷魂灯在赵传薪手中,好像拿一台10w高配电脑,却拿去刷网页看视频。而本杰明·戈德伯格却能挖掘其全部性能。

  一路摸索着,不时有人倒下,三人进了武器库。

  本杰明·戈德伯格说:“速度要快,雾气坚持不多久。”

  太干燥了。

  武器架上,快枪五花八门,刀弓形形色色。

  古老的马提尼亨利步枪,毛子的老博尔丹步枪,竟然还有在1870年左右欧美换枪大潮中,退下的前膛米捏枪,当时被一股脑的贱卖给清廷。

  本杰明·戈德伯格挠头:“不对呀,这定非满营的武器库,都什么破玩意儿!”

  王改名和白羊平时都用刀,江湖上谁有把快枪那已经很了不得了。

  “这不挺好?”王改名摸着一把德莱塞针发枪说。

  白羊点头:“就是就是……”

  本杰明·戈德伯格无奈,取出了口袋科技,抻开袋口:“快,往里面装。”

  这些和他与师父设计的武器,如云泥之别。然而贼不走空!

  王改名听话,直接将枪塞里面,却发现袋子还是那么大,没变化。

  白羊不信邪,也往里装了一把,袋子大小如初。

  两人震惊。

  袋里有乾坤啊!

  果然,赵传薪的弟子也是懂法术有法宝的。

  挑挑拣拣,装了些枪支弹药,本杰明·戈德伯格把袋子一收:“走。”

  外面,满营的步兵已入城侦缉捉拿要犯,大货没捞着,小鱼小虾三两只。

  想要逼供,只是把脸一虎,那边云从跟着闹事的百姓就已经知无不言。

  “就跟着他们吆喝,俺真是啥也不知道啊……”

  “别打我,我说,我是跟着刘老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