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末的法师_第789章 头等厢有风险,坐车需谨慎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789章 头等厢有风险,坐车需谨慎 (第1/3页)

  哥俩对视。

  胡二想让胡大拿主意。

  跳舞的小灵娥却说:“我也想去……”

  赵传薪想也不想:“以后再说。”

  到了北边,说不定天天干仗,去了找死吗?

  一个两个他还能护的周全,人多了管不过来。

  而现在已经有徒弟和丽贝卡·莱维俩名额。

  小灵娥恨恨地跺脚。

  胡大有件事很为难:“赵先生,实不相瞒,上次拒绝了包善一,得罪了他。我担心他对我的家人下手。”

  说罢看了一眼小灵娥,主要是包善一惦记着想让小灵娥给他当儿媳妇。可全家人都不同意,让小灵娥嫁给阿民布那个草包。

  赵传薪摆摆手:“你去告诉阿民布和他爹包善一,你家小,买了赵传薪保险,谁动你家人,赵传薪杀的他鸡犬不宁。他觉得自己行了,大可以试试看。日后海拉尔地区稳定,伱们可以将家小接去住。”

  说完,赵传薪又丢下一袋钱作为安家费。

  他这算是另起炉灶,有别于鹿岗镇、玄天宗、天上飞刀客和纽约餐车帮的另外势力。

  清廷为何在草原上搞的天怒人怨,其一是迁移汉人实边垦荒,其二是各种税负拿去充国库掏空草原底子,其三也就是新政实施时期剥夺蒙旗王公和贵族的实权。

  将上下都得罪个遍。

  赵传薪须得准备些蒙人管理层。

  蒙人多了,别人担心压不住,他赵传薪难道还会怕这个吗?谁敢跟他造反大可以试试刀子利不利。

  有了赵传薪的话,加上为赵传薪做事,赵传薪就成了他哥俩铁打的靠山。

  胡大严肃点头:“愿为赵先生驱使!”

  赵传薪要他们最好明天就动身出发,提前给他们布置了任务。

  姚冰跟着小灵娥和胡汉三玩疯了。

  晚上累的倒炕上就睡。

  赵传薪先和胡家两兄弟约定好,让他们先一步赶往海拉尔。

  将姚冰裹好,绑身上,背着他往开平矿务局回赶。

  到开平已经近三小时后,赵传薪累够呛,姚冰继续呼呼大睡。

  赵传薪虽疲惫,却睡不着。

  长这么大,他没干过几件别人嘴里的“正事”。

  不务正业、游手好闲、二流子、无赖……都是描述他的基本的形容词。

  曾经有人问赵传薪他想当什么官儿。

  赵传薪说:“村长。”

  后来村长不叫村长了,叫村支书。

  除了村长外,他不觉得自己能干好别的。

  现在却要当知府,跨了好几级。

  公事房,人都走没了,只有赵传薪在。

  他用自来水笔在纸上写着:

  胪滨府,主要职能:管理卡伦(边防哨所)、巡守边界、对俄交涉(包括与中东铁路附属地满洲里交涉)。

  次要职能:招民垦荒、开办税务、收拢流民、民间诉讼等行政司法。

  这是清廷想要的主次,或者说徐世昌想要的主次。

  赵传薪想了想,将主要和次要划掉。

  既然是他地盘,就没有主次一说,都重要。

  然后,他又写下:部门——1.对俄交涉局(未知)。2.卡伦。3.会计所。4.垦务局。5.官货局。6.巡警局。7.学校。8.法院。

  除了这些,还有些乱七八糟的部门,职能重复,冗员严重,互相掣肘,赵传薪干脆全都撤掉。他的地盘他做主,反正清廷说了他可以自治。

  当然,或许赵传薪理解的自治,和徐世昌和清廷说的不是一回事。

  李光宗和徐世昌沟通,徐世昌表示,对俄交涉局需要清廷派人任职总办,这个是必须的。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制约赵传薪权力。因为担心赵传薪胡作非为。

  其余由赵传薪自己决定,从零开始。

  卡伦就是边哨,赵传薪心里已经有了卡弁、副卡官,总卡官的人选,但还需要一些复杂麻烦的操作,其中包括模糊不定的鄂博(边界石堆,作用相当于间岛那的界桩)需要重新勘定。

  会计所的总办,赵传薪也有了人选。

  后面几个部门,赵传薪面临无人可用的局面。

  只是,他在官货局那徘徊良久,忽然眼睛一亮,填了个名字——总办,姚佳。

  然后罕见的给鹿岗镇发去了一封电报。

  鹿岗镇,赵忠义最近两鬓冒出了些白发。

  他习武,营养也跟得上,正值壮年,长白发的唯一原因就是——操心太甚。

  尤其是刘宝贵去国外带队参加奥运会后,所有事情都压在了他身上。

  妻子和老娘,看他每天心事重重,都快心疼死了。

  九点多,对此时的人来说已经很晚了。

  可赵忠义依旧在伏案工作。

  为了保护眼睛,不但要设台灯,头顶要用棚灯,周围还要有风灯。

  正在此时,电报机响起。

  赵忠义愣了愣。

  这个时间,通常不会有电报传来。

  他看了看纸条,对照翻译。

  翻译了片刻,忽然摇头失笑:“这小子。”

  等翻译完,他“咦”了一声:“找我那大舅哥?他能干啥?”

  接收电报尚可,回复却麻烦。赵忠义对电报机不熟,费了老鼻子劲儿,才发了一个字:好。

  这边赵传薪也笑了,能想到高祖吃力打字的样子。

  其实有时候他还真觉得论哥们更亲切,高祖则拉远了关系。

  哈,连这么想想,都感觉有些大逆不道呢。

  第二天,赵传薪收到了姚佳的回复:传薪,兄正侘傺无聊,得弟之信,欣慰之,即畀与回信。

  赵传薪想乐。

  这位老兄可真特么能整景。

  他到现在也不会像清朝人那样不说人话。

  于是通篇大白话,将事情大概描述,然后邀请他来担任官货局总办。

  姚佳回复:兄弟,好眼光!何时走马上任?

  赵传薪:“……”

  还挺积极,也是个官儿迷。

  赵传薪不但让他立刻动身,还有任务先交给他。

  姚佳拍胸脯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