系统,扶我当女帝_237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237 (第1/3页)

  番外(十)周愧学

  我叫周愧学,父亲说我名字取自不愧下学,也是‘不耻下问’的意思。

  人这一生,总归是在不断学习的。

  我的父亲曾经官至钦天监监正,所以在我五岁前的童年记忆里,总是充斥着数不尽的书卷和奇奇怪怪的小玩意。

  我依旧记得那年冬天,特别冷。

  钦天监偏偏走了水, 上百本珍贵书籍毁于一旦。

  父亲从火海中抱出了我,等他再次冲进去想救什么的时候,却再也没有机会出来。

  作为家中顶梁柱的父亲没了,往日和蔼可亲的叔叔伯伯瞬间变了嘴脸,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口,很快这个家就散了。母亲承受不住压力,抱着我没日没夜地哭泣,直到某个深夜,她也消失地一干二净了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因为承受不住压力, 而选择了自杀。直到几十年后我才无意中得知,她当时隐姓埋名改嫁去了外地。

  如果是年少气盛时候的我得知这事,肯定会恨透了她,恨她的不辞而别,怒骂她的生而不养。

  其实不该怪她,如果没有那场大火,我可能都不会入宫,不会成为一个阉人,我也能鲜衣怒马,拥有大好前程。

  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。

  我在宫里学着身边小人如何巧言令色、阿谀奉承;我渐渐变得满嘴胡话,随处可以做到夸口而谈,我根据宫中贵人的喜好看书,有时甚至连我自己都分辨不出,我的话里有几分真,几分是假。

  假如父亲知道,他曾经抱有那么大期待的儿子成天都在学习这些歪门邪道, 会不会气得活过来。

  我想了很久,大概不会, 父亲他肯定再也不想见到我了。

  我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太监,一步步爬到了‘掌印太监’,当年冯直那么受器重,也不过是当到了东厂大太监,远不如我爬得高。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