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境:我在德风古道那些年_第九章:冥帝神愆,西煌佛鬼掀战端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九章:冥帝神愆,西煌佛鬼掀战端 (第2/3页)

之间坠落成魔鬼,曰神愆,号冥帝,天界因此降下天罚,以三光之器制裁,余劲渗透,间接击裂东皇玄洲,分离成长生树、北邪玙、世外天书、飘血孤岛等七大岛屿,原本玄洲之上的金狮皇城亦于也一夜之间消失。

  身中天罚之剑的冥帝,仍旧为祸玄洲大地两百多日,后被九天玄尊击败,不知所踪。

  不久之后,文曲尽墨?琛奈缺向夏戡玄请辞,离开儒门。

  “苍生啊苍生,谁又真正同情过苍生。”

  运功将卷宗之上的墨迹蒸干后,蔺重阳将其卷好,以术法封存。

  这是他早些年养伤之时养成的习惯,将自己所知晓的江湖大事,功几何,过几何,事无巨细,尽数记录下来。

  在当前,时间是最不值钱的,先天人随便打个坐,十数年就过去了,简单闭个关,数十年就过去了,人活着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做。

  遥想云海仙门建立,蔺天刑带他去观礼,仿若还是昨天,其实那是发生在一甲子之前的事情。

  而现在的他,已经是五百岁往上的少年人了,拥有自己产业的那种。

  昔年闲暇之时,他将自己攒了多年的零用钱拿出,开了一家酒楼客栈,做大做强之后,以三成干股为交换,借德风古道的势力开始对外扩展。

  生意要想做大做强,还是背靠三教比较容易,有块招牌放着,起码不会有人不长眼的来闹事。

  而三教体量庞大,也是要吃饭的,在考察过人品没问题之后,类似的事情基本上都能谈成。

  双方也算互利互惠,蔺重阳事先做好了初期的框架,他早年走跳江湖还是积攒了一些人脉的。

  开始运作之后,除了偶尔更新一下菜色,升级一下餐饮技术,就没他太多事情。

  甚至有学弟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话,他还会把人安排去历练,德风古道这三成干股也不是白拿的,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,也算自家产业。

  酒楼的产业稳定之后,他又将存的钱取出一部分,拿去投资整合出版社,给自己搭建了一条稳定的情报渠道,作为备用。

  之后,他的生活又回归了三点一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